资讯列表页顶部通栏广告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国内资讯正文
章乃器:故宫、国博收了我两千多件藏品
2个星期前    大收藏家    浏览数:1060

章乃器(1897年3月4日—1977年5月13日),原名埏,字子伟,又字金锋,别名嘉生 ,浙江青田人,中国近代政治活动家、经济学家和收藏家,爱国民主先驱,救国会“七君子”之一,中国资信业第一人。

章乃器

从穷学生到大银行家

章乃器于1897年3月4日(清光绪二十三年二月初二)出生在浙江省青田县小塬村的一个破落的乡绅之家里。祖父章楷,清同治九年举人,为浙东名士,擅诗文书法,为人急公好义,济困扶危。父亲章炯,曾留学日本,民国初年做过几任小官,后一直赋闲家居。

章乃器出生时,家道已经中落。章乃器少年时代受各种新思潮的影响,倾向革命。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他的大哥章培参加了革命军,章乃器当时还在丽水县上学,应大哥之召,毅然投笔从戎,到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属下飞行营当了一名学兵。但袁世凯掌权后,飞行营被取消。

1913年,章乃器前往省城杭州继续求学。但到达省城时,所有的学校均已招考完毕,只剩下省立甲种商业学校还在招生,他已别无选择,不过这却无意中决定了他一生的发展方向。在商校学习的五年中,他的家境每况愈下,负担不起学费。但他每次考试都名列第一,终于靠奖学金完成了学业。

1918年从商校毕业后,他本想继续求学,但学费无着,不得不走上谋生之路。经校长周季伦先生介绍,到浙江实业银行当了一名练习生。翌年他辞职北上,到北京谋生。在经历了几度失业的困苦之后,章乃器于1920年冬回到上海,重入浙江实业银行,当了一名营业部科员,生活才相对稳定。

章乃器在工作之余,潜心研究经济学和金融理论,每天在灯火黄昏中苦读到深夜,数年如一日。他的理论水平和业务才干相成并长,发表了不少有见地的论文,在银行界崭露头角。浙江实业银行总经理李铭和上海分行经理陈朵如对他十分器重,由于李、陈的识拔,章乃器逐步擢升为营业部主任、襄理、副总经理,成为一位成功的银行家。

1932年6月,章乃器出面联合上海各华商银行,成立了银行界的公用机构--中国征信所。这是国内第一家由中国人创办的此类机构,章乃器代表浙江实业银行出任董事长。中国征信所以高效优质的服务,一举挤垮了四家外国人办的征信所,成为独占事业。该所出版的《行名录》,内容详尽、印刷精美,压倒了英人《字林西报》出版了几十年的《行名录》。

章乃器这些令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业绩,也使他赢得了社会声誉和地位。在章乃器等人的积极倡导下,上海银行业联合准备委员会于1933年成立了上海票据交换所和票据承兑所。章乃器相继受聘执教于上海光华大学、沪江大学、商学院等高等院校。1936年,章乃器的论文集《中国货币金融问题》出版,受到国内外学者的高度评价,被译成英、日文,成为研究中国这一经济领域的权威性著作。

爱国志士的一生

1935年“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爆发后,章乃器与沈钧儒、邹韬奋、陶行知、周新民等公开成立了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不久又成立了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1936年5月31日,全国20余省市的60多位救亡团体的代表在上海集会,成立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沈钧儒、章乃器等14人被推为常务委员。他们要求国共两党立即停止内战,合作抗日。国民党当局威逼利诱,迫使章乃器辞去了浙江实业银行的副经理职务。从银行辞职后,章乃器把全部精力投入了救国运动。为了支付救国会的经费,章乃器用光了自己的积蓄,卖掉了洋房,赁屋而居。

1936年11月23日,国民党当局以“危害民国”的罪名,将救国会领袖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王造时、史良、沙千里逮捕,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君子事件”。这一事件后诱发了“西安事变”,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将“释放上海被捕的爱国领袖”列为兵谏的八项主张之一。直至“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团结抗战的局面已经形成,当局不得不将“七君子”释放。1937年7月31日,“七君子”结束了八个月的牢狱生活,在群众的热烈欢迎下光荣出狱。

1937年7月31日,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7人获释前在监狱里的合影。 左起:王造时、史良、章乃器、沈钧儒、沙千里、李公朴、邹韬奋。史称“七君子”。

章乃器出狱后继续从事救亡活动。并与他人联合发起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组织沿海工厂内迁,发展战时生产和就业。还撰写了《抗日必胜论》、《民众基本论》,批驳各种“亡国论”。

“八一三”战后,上海租界沦为孤岛,章乃器撤退到香港。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邀请他前往安徽前线工作,他立即表示同意。章乃器在1938年春到达安徽,后被任命为省政府财政厅长。章乃器提出“铲除贪污”、“节约浪费”两大方针,通过统一税收、发行辅币及在敌占区与我区之间创设货物检查税等措施,在短短的三个月内,使安徽省财政变得收支平衡且略有盈余。他还举办了几期财会讲习班,培养了大批未来的财经干部。

章乃器在安徽理财成绩斐然,他的老同学陈诚向蒋介石建议重用他,以整顿不景气的大后方经济。蒋在武汉召见章乃器,提出要他留在“中央”工作。但被他当场谢绝了。蒋又动员陈诚、孔祥熙、陈立夫等大员轮番挽留,都未奏效。不久安徽的CC派方治等又编造了“章乃器在安徽搞武装”的谣言,引起蒋的疑忌,于是使出“调虎离山计”,电召章“赴渝述职”;章乃器于1939年6月到达重庆时后,蒋又下令“免职另候任用”。此后蒋又几次试图重用章,但都被他拒绝了。

1940年6月章与上海银行的陈光甫(详情参阅:大收藏家431期:陈光甫,“中国摩根”的传奇人生与特色收藏)合资创建了上川实业公司,设酒精厂、手摇发电机厂、机器厂、畜牧场等,章乃器为总经理。他判断准确,获利甚巨。后与陈因经营问题分家,他用分得的五万美金百万法币于1944年4月间另组上川实业公司,为大股东,任总经理,经营土产运销和进出口业务,在全国多处布局。他在抗战胜利后与昆仑影片公司合作,投资拍摄了《一江春水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等进步影片。

1945年12月,章乃器与黄炎培、胡厥文等发起成立由工商界人士和知识分子组成的民主建国会。章乃器为民建起草了政治纲领、组织章程和各种文件。1947年春,章乃器到香港创办港九地产公司,并建立“民建”港九分会,继续开展爱国运动。

1948年夏,章乃器接到毛泽东的来电,邀请他到解放区参加新政协筹备会议。他偕同施复亮等秘密乘海轮转赴东北解放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中的“新”字就是章乃器于此时提议加上去的。一九四九年,他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章乃器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兼国家编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财政委员会委员,政协常委兼财政组长,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付主委,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付主委等职,并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他和沈志远、千家驹一起担任中国人民银行的顾问。1952年8月,他被任命为新中国粮食部首任部长。

1957年章乃器被划为右派,1960年他在政协大会的书面发言中对 “大跃进”提出质疑,并立即受到批判。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70岁的章乃器遭到残酷迫害,被“红卫兵”打得遍体鳞伤,他凭着平素练就的气功活了下来,并绝食八天进行抗议。其后他被扫地出门,赶到北京东郊的一座普通居民楼中居住。

1971年3月10日,他写过一封致周恩来的万言长信,对“文革”提出全面批判。1975年,毛泽东、周恩来指示摘掉他的“右派”帽子。

1977年6月13日,章乃器离开了人世,时年八十一岁,《光明日报》末版末尾发了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消息。

1980年6月,他的右派错案得到改正。1982年5月13日,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为章乃器举行骨灰移放仪式,将骨灰移入八宝山革命公墓一室。

古董是我的好老师

章乃器很早就关注古物。他曾说过:“我把这些古董看做是中国的文化艺术来欣赏研究,它是我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我学习提高文化艺术科学知识的好老师。”同时也为了避免中国文物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他曾斥巨资购藏了大量中国历史文物。

1948年,他曾在香港资助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在舶寮岛的考古发掘工作。1948年底到达东北解放区后,他开始在东北搜集社会上的流散文物。1949年到北京后,从此,他利用公余之暇,频繁光顾北京隆福寺、琉璃厂和东大地 ( 今红桥附近) 的文物市场,开始了他系统收藏文物的历程。

当时市面上文物价格之低,达到了“现今无法想象的程度”,虽然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还是存在着较大比例的真品。他并非科班出身的文物鉴赏家,既搜集到很多好东西,也上过不少当,等于是交了学费。他自觉没有张伯驹、张傚彬那种鉴定书画真伪的眼力,因此就以搜集青铜、瓷、玉和杂项为主。

在收藏实践中,章乃器除了练就一双自己独特的识宝慧眼外,还虚心向当时的文物收藏大家求教。如孙瀛洲(详情参阅:【大家】宣德大王:孙瀛洲)曾为他掌眼,叶恭绰(详情参阅:【大家】政坛名人、文艺大师:叶恭绰)、张伯驹、赵振经(逊清内务府郎中庆宽的后裔)等也和他过从甚密。章乃器本人的欣赏品位很高,对这些文物所蕴含的历史信息和艺术信息也有独到的研究。

对于搜集来的文物,章乃器通常会请一些朋友共同鉴赏。但在整理分类时,章乃器都是亲自动手,文物入藏时,他经常会在锦盒上写一些文字或心得,记述藏品来源、品类、特点,有时还会记下孙瀛洲或他本人对这些器物的评语。由于经常打交道,一些古玩商也跟他交了朋友,淘到了好物件自然想着他,会直接联系送上门。

在20世纪50年代初的短短数年时间里,章乃器就已经收藏了大批历史文物,涉及到青铜器、铜镜、玉器、陶瓷、印章、漆器、宗教法器、文房用具等多个收藏门类,故宫博物院原院长郑欣淼曾谈道,章先生的收藏“几乎涉及到古代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其中不乏精品。除了中国文物外,他还收藏了一批日本文物。

瓷器是章乃器收藏中的大项,除广泛搜集宋代五大名窑外,元明青花及清三代官窑也是他的搜集重点。而对于晋唐辽金以上的古代瓷器,他的收藏也很可观。年代最远的瓷器,是一只汉代的黄釉埙(乐器);其他如晋青瓷鸡首壶、唐秘色釉圆盖,宋“宣和元年”枕,明龙纹宣德大盘,清粉彩开光三秋瓶等,品相都相当完整;还有一只巨大的乾隆粉彩灯笼尊,“文革”结束后捐献给中国历史博物馆(今国家博物馆)时,发现他们的“中国通史陈列”中有一只同样的,正好配成了一对。

章乃器的玉器收藏也很丰富,有良渚文化“鸟纹大玉琮”(“ 文革”抄家后流入首都博物馆),还有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蛾(“文革”后捐给中国历史博物馆),以及大量的商周秦汉古玉和明清白玉珍玩。

他在书画方面收藏较少,比较知名的是《梅花三咏》手卷。文革期间,康生(详情参阅:大收藏家423期:康生,收藏还是掠夺?一生真伪无人知)以其妻曹轶欧名义掠走此卷,仅象征性地付了五元钱。

在杂项收藏中,他曾搜集到稀有的全黾甲甲骨刻辞,漆器名家姜千里制螺钿漆圆盒、卢肤之制螺钿插屏等;竹雕名家张希璜、朱松邻、朱小松、朱三松、濮仲谦、周芷岩、潘西风等的作品,他也多有搜集。

章乃器收藏文物的资金来源,一是手头的薪水,二是从上川公司抽回的资金。

收藏,只是暂时拥有

“收藏,只是暂时拥有。”章乃器收藏这些文物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牟利,而是为国家暂时保管这些流散文物。他自认为“不是一个玩物丧志的好玩者,而是一个辛勤负责的祖国文物爱好者”。从他涉足收藏的第一天起,就时刻准备着把这些文物无偿地捐献给国家。到1954年向国家捐献文物前,章乃器已积存了三个房间的文物。

1953年12月,章乃器致信时任国家文物局长郑振铎(详情参阅:大收藏家457期:郑振铎,国家第一任文物局长的不世收藏)。全文如下:

送 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 郑振铎局长

为图省事,我希望您局能在搬家前或搬家后不久将我的一批文物接收过去。

否则,一起搬过去将来又搬到您们那里去,十分费力;放在原处过久又不放心,占了别人房子问题也多。

章乃器

1953.12.9

八天后,他又致函上川企业公司董事长李桐村说:“我所支用之款,全数购买古物;年来工资收入,用过有余,亦均投入古物。现拟定全数赠送中央文化部。”

1954年初春,郑振铎从故宫派来了六位专家接收文物,章乃器敞开所有的橱柜任其挑选,大概筛选了一个月,有1192件藏品入选。像商代毓祖丁卣、亚父乙簋、西周夺卣、春秋越王剑、清代竹雕饕餮纹鼎、邢窑白釉瓶、龙泉窑青釉五孔盖瓶等精品,都在这次进入了故宫的珍藏。文物部门曾提出为他开一个捐献文物展览会,但他没有同意。翌年他还捐给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一批文物,捐献时连数目都未清点。故宫博物院景仁宫内,有一块镌刻着历年捐赠者名牌的“景仁榜”,章乃器和张伯驹、马衡、郑振铎、陈半丁等老朋友都名列其间。

1957年章乃器误中“阳谋”以后,他以往搜集保护和捐献文物的行为,反倒成了罪状,在报纸上屡屡出现颠倒黑白的批判他的文章和漫画,并引发了一桩持续8年的诉讼。有人利用他从上川公司撤资一事作为政治打击的手段,导演了一场上川公司股东控告章乃器“欺骗股东”、“私自结束上川公司”、“偷税漏税”、“逃避公私合营”的闹剧。这场官司导致约三千件文物被法院冻结,但因起诉理由和证据都不充分,一直未能判决。1963年章乃器因批评“大跃进”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职务后,形势发生戏剧性变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1964年判决章乃器败诉,为此,章乃器甚至遭到过非法羁押。即使是在这种不公正待遇的境况下,他仍坚持守护文物,对拆散藏品系列的粗暴做法据理抗争。

1966年8月24日,红卫兵和国务院机关的造反派非法侵入灯草胡同30号章宅,对章乃器横施暴力八天八夜之后,将全家扫地出门。在康生的圈点下,残存的文物被装上六辆大卡车全部运走。故宅被红卫兵组织“公安队”占作总部。入冬后小将们为了烧火取暖,便撬开地板,拆散明清硬木家具,充作燃料。

根据国家文物局提供的数字,红卫兵抄家上缴入库的章乃器文物为1464件;而到1980年北京市文物局发还时仅剩下了1134件。许多重要藏品至今依然下落不明,也未列入上述清单之内。

1977年,章乃器去世。1981年,章乃器家属根据其生前的遗愿,将家中大部分文物都捐给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前身之一中国历史博物馆。

青田人物数南章

2017年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章乃器诞辰120周年。12月28日,“爱国情怀——章乃器捐献文物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百余件文物精品向公众集中展示。

本次展出的100余件展品,即是从章乃器及其家属捐给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文物中挑选出来的。展览由四个单元组成:一是“吉金重宝”,展示了饕餮纹扁足青铜鼎、饕餮纹青铜斝、饕餮纹青铜鬲、瓦纹青铜盨等青铜器;二是“照鉴古今”,展示了从战国到明朝的各类铜镜;三是“玉器之美”,展品为章乃器收藏的上自新石器时代,下至仿古之风盛行的清代的各类玉器,代代相承,略成系列;四是“陶风瓷韵”,展出了明宣德青花缠枝花卉盘、清康熙青花加紫山水笔筒、霁红盘、霁蓝盘等,均为精品。

章乃器个性清高孤傲,最反对唯唯诺诺,最看不起阿谀逢迎。他自称:“我素来不接客,不送客,不拜客,不请客,不送礼。”“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反右运动时,撤职令下达时他排名“头号右派”,但他曾自撰对联一副:“实践检查真理,时间解决问题。”

青田人物数南章,肯与刘基作雁行。

驰誉不同明七子,赏音谁是蔡中郎?

范滂抗节犹钩党,管仲匡时亦重商。

二字天真君谥我,杜陵李白太寻常。

这是诗人柳亚子(详情参阅:大收藏家373期:性情中人柳亚子,一心牵挂南明史)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赠给章乃器的一首七律诗。全诗对仗工整,热情洋溢,以比兴笔法,一口气列举了刘伯温、“明七子”、蔡悒、范滂、管仲、杜甫、李白等二十位历史名人,概括了章乃器一生在政治、经济、学术上的成就,也是对章乃器最恰当的评价。


参考资料

章立凡《追忆双亲》

章立凡《恢复历史记忆 找回文化精神——父亲章乃器收藏记忆》

苏生文《识而琢之 其器乃成——收藏家章乃器和他的藏捐文物》

李米佳《捐献大家章乃器》

汪一凡《章乃器 一生何求》

其它

责任编辑:王星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15538520101),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 邮票上的故宫书画之“魏晋风骨”
    数字故宫:将古老文明带向未来
    故宫最神秘的宁寿宫花园:乾隆一生襟怀在此间
    故宫规模最大的院外展览亮相太原
    大家的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推荐视频

    Copyright © 2018 orgcc.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文化艺术网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 orgcc#126.com(#换成@)  -  客服热线:155385201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5002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7】10072-347 豫B2-20150025

    登录到manbetx网页手机登录版

    微信登录

    微博登录

    QQ登录

    找回密码还没注册过manbetx网页手机登录版帐号?立即注册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manbetx网页手机登录版
    返回其他方式登录